<<返回上一页

韩军当局拟推动修订9ㆍ19韩朝军事协议

发布时间:2019-04-16 04:02:06来源:未知点击:

  对于《9ㆍ19韩朝军事协议》中双方就大规模军事演习和武力增强达成的协议内容,韩军当局正在推进相关修订工作12月16日,韩国政府消息人士表示,“我们正在讨论向朝方提议修正《9ㆍ19韩朝军事协议》中关于‘大规模军事演习和武力增强问题’的部分”该消息人士解释称,“武力增强的表述已不符合时代,因而此举旨在让韩朝军事共同委员会顺应相关时代作出改变”      文在寅总统和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出席了今年9月19日上午在平壤百花园迎宾馆举行的军事协议签字仪式,图为国防部长宋永武和人民武力相卢光哲(音)在结束了签字后正手持协议(图片来源:平壤摄影联合采访组)     平壤韩朝首脑会谈时达成的韩朝军事当局间协议《9ㆍ19军事协议》的第一条、第一项明确指出,“双方决定启动‘韩朝军事共同委员会’,就大规模军事演习和武力增强问题和各种形式的封锁、阻隔及航行妨碍问题以及终止对对方的侦察行为问题等展开协商”由此一来,大规模军事演习和武力增强问题未来将成为韩朝共同参与的军事共同委的首要讨论内容    韩国国防部13日在国防部长郑景斗等出席的星友会定期大会上也就修订相关表述的计划进行了解释星友会是预备役将军的聚会韩国国防部当局者当场表示,“武力增强等用语一直被视为26前《韩朝基本协议》的内容”,“如今已不再使用,因此打算予以修订”    韩军当局立场只是单纯地想要修改过时表达,但有观点指出,此类情况是由于韩国军方内外未经充分讨论就进行韩朝协议引起,被批评为“仓促协议”,即对于朝鲜提出将相关内容列入协议的要求暂且予以接受,等到出现问题后又想要补救修改在韩朝之间需要就大规模军事演习达成协议时,朝鲜有可能会对防御性质的韩军训练进行阻拦再者也一直有担忧认为,武力增强中的“武力”一词总括了军事力量、战斗力量等所有意思,因此如果不修改这一部分,朝鲜或将武力增强事业本身视为问题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上月20日将韩国引进爱国者(Patriot)防空导弹PAC-2MSE的决定和引进空中客车(Airbus)空中加油机定性为“武力增强”《劳动新闻》批评称,“韩国军部持续进行战争演习和武力增强”,“为军事行动寻找各种借口不过是想要掩盖他们的内心想法,避免国内外的责难舆论”    星友会活动中也有观点对相关表述予以强烈批评预备役将军主张称,“当天的活动也提出了关于武力增强用语出现在协议中属于侵犯军事主权的问题”,“韩国军方相关人士也表示计划重新讨论相关内容,因此是时候重新回顾军事协议”    但是朝鲜是否会在军事共同委员会上接受韩方的修订提议尚数未知事实上,在将相关内容加入协议的问题上,朝方表现得比韩方更为积极一位要求匿名的对朝专家预测称,“从朝鲜目前的态度来看,让他们放弃相关表述并不容易”朝鲜已经以韩朝军事协议为根据,公开批评韩军的军事演习和增加国防预算朝鲜的对韩宣传媒体《我们民族之间》上月15日主张称,韩美海军陆战队联合演习(KMEP)和韩军实施单独训练——护国训练、太极演习是“违反军事领域协议的行为”该媒体还在14日把韩国政府将2019年度国防预算较往年增加8.2%的做法定性为“明显违反军事领域协议”    韩朝之间在军事共同委员长问题上出现意见分歧也是使得相关讨论前景堪忧的原因之一韩国国防部考虑任命国防副部长徐柱锡为军事共同委韩方委员长,由此一来,朝方的人民武力相第一副相徐鸿赞(人民军大将)将成为同级人选按照预想,军事共同委员长被提升为副部长级别后,讨论速度也将随之加快但是据悉朝鲜考虑的人选为人民武力省内负责军事外交事务、上将(相当于韩国的中将)级别的金亨龙(音)副相韩国国防部相关人士表示,“如此一来就需要讨论任命和联合参谋本部次长同级的中将级别人士为军事共同委员长的方案,但协议文案修订一事想要通过现役将军间的对话来达成协议的话是一项太大的主题”    另一方面,朝鲜16日以外务省美国研究所政策研究室长名义发表谈话称,“美国国务院等政府内高层政客们史无前例地提高了对我们的制裁施压和人权骚动程度,相关做法与建立信任毫无关联,如果其打算借此让我们弃核,这将会他们是最大的失算”,“反而会永远关闭通往朝鲜半岛无核化的道路,造成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结果”;同时还批评称,“近期又借助根本不存在的人权问题,将作为主权国家的朝鲜共和国政府的责任干部们追加列入他们的单边制裁对象名单,毫不犹豫地发动挑衅,热衷于反*共和国人权阴谋骚动”有分析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