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历史关头 中国百余知识分子为改革呐喊

发布时间:2017-07-17 02:17:35来源:未知点击:

岁末新年交接之际,中国是否会有真改革,乃是中国人心中最大的疑问12月29日,社交网络流传『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虽然很快遭封,但已流入坊间以下仅抄只言片语,各位明鉴 他们为什么要出来呐喊北京法律媒体人郭恒忠这样解释:”历史的车辆只能滚滚向前,妄想开倒车的人不可能得逞读书人不能沉默,要呐喊,让天下知晓这一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 习近平改革40周年大会上所说的“该改的,能改的我们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我们坚决不改”让许多人失望甚至绝望中国还有改革的希望吗北京学者常凯表示:“中国要应对目前国内外政治经济压力并摆脱困境,进而融入并立于与世界之林,唯有实施真正的改革和开放,倒退是没有出路的”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则说:”一个党的历史定位取决于这个党的历史作为,是光荣榜还是耻辱榜,皆有自取”前者寄望于历史潮流不可阻挡,后者则让中共在荣辱之间做出选择 言论不自由改革无意义 什么是真正的改革和开放,北京独立时评人蔡慎坤认为:“改革不仅限于人人有饭吃,还要人人敢说话,不因说话而恐惧!改革还要让全民分享经济繁荣的成功,而不仅限于少数人掠夺敛财” 山东媒体人陈宝成:“若言论、思想不自由,则改革开放毫无意义”浙江前律师和法官陈天庸认为:“有利于私有产权保护与自由市场经济的才是改革,改革方向应该是增加人的自由” 人权立国 北京政治学者程光泉说,“全面深化改革,改革无禁区”至今,中国有诸多禁区,人权领域就是之一 北京学者储成仿写到:”现代文明国家以人权哲学立国,古代中华崇尚天下为公然而,中国迄今为止与此相差甚远值此变制时,吾侪当协力!“ 北京历史学者丁东:”谁在倒行逆施谁是志士仁人何为文明常识心中有了数,落笔才有根“ 重庆独立媒体人刘虎写到:“宪法载明言论出版自由,核心价值观有关于‘自由’之郑重表述,但我们迄今生活中删帖封群封号的现实中,信息非充分流通,社会矛盾在增加” 改革开放就是向文明国家看齐 北京新闻记者贺延光认为:”改革是改自己,开放是向美国日本及一切文明社会学习若背弃四十年中国巨变这个根本,其异化的结果,一定是独尊之祸,重蹈覆辙“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则表示:“结束反市场化、反法治化的所谓‘改革’建立真正的市场经济国家、真正的法治国家,为此,必须开展新一轮思想解放运动”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江平:“法治不仅是改革的手段,更是改革的目标” 北京法学家李楯写到:“四十年来,我们想尽一切办法迂回改革,但却一直回避七十多年前的错误选择即使不追究责任,也须讲清事实,唯知真相,才有前行的基础” 湖北企业家李雪原认为“开放就是最大的改革,开放就是向正常国家、文明社会看齐不开放就是走回头路就是死扛,就必然被文明社会和自己的人民所抛弃” 失望与绝望 山东大学教授冯克利感言:”记得四十年前,我天天活在盼着有人赶紧咽气的状态未曾料如今又回到了那种状态悲夫,世事轮回,竟陷我于不义也“同济大学教授朱大可的感言是:“我有一篇墓志铭,但不知该送给谁”同济大学教授朱学勤的感言只有两个字:“守夜” 北京法学家郭道晖说:”现在的某些提法似乎又回到’大跃进‘时代假大空的语言过去和现今出现的违宪行为,迄今仍然听之任之,未见有关党政机关出面纠正宪法责在施行,须’行胜于言‘,不能’言胜于行‘,更不能是一句空话“ 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言:”改革开放峰回路转十加三十,立宪治国冬凛夜长二为四六“ 法学教授贺卫方则说:”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看起来四平八稳,不偏不倚麻烦在于,也许世上的路只有这两条,虽然还有第三个选项:不走“ 金融学者贺江兵则认为:”改革开放就是要全面引进和遵守国际规则,不能有选择性“ 不闯选举关没有真改革 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说:“中国社会一切问题的病灶,尤其是近年来的人权与法治倒退,根本上都是因为没有真正的选举不闯选举关,没有真改革”; 北京艺术评论家帅好说:“无说话的自由,无投票的权利四十年过河,改革的言辞游戏该结束了革命如果比保守更迅疾,他们会扔掉手里的‘石头’” 北师大教授张曙光认为:”只有政治体制的改革才是真改革,只有思想文化的开放才是真开放“ 北京学者赵国君则说:“改革已死,宪政当立”.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北京独立学者荣剑表示:“四十年改革已然谢幕,三千年变局依旧激荡,在此时刻,上溯康梁以来,知识人坦然立危墙之下,徒手挽狂澜既倒,求维新求变法求改革,前赴后继,不绝如缕,屡战屡败,虽败犹荣…..而今时间轮回,历史三峡千回百折,吾辈已尽天命,践行人事,徒有努力,不计其功,惟求尽心尽力,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天下之大,吾土吾民,岂容一家之姓!匹夫之责,无求功名,惟求尽心尽力,即使前功尽弃,听从内心召唤,从头再来!” 独立评论已笑蜀感言:“今天的中国,是激流中失去方向的巨轮必须重新找到方向那即是大海的方向,自由的方向” 学者们的期望能实现吗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