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留学生亲述:学校在把我推向自杀的边缘……

发布时间:2017-06-17 08:41:32来源:未知点击:

  “我们的师生始终站在社会变革的最前线” (图源:Brown School 官网) 大家都明白,出国留学是一条并不容易的道路,既然选择了就应该做好承受这一切的心理准备   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钢铁一般的意志,把每件突如其来的事件轻易化解 今天,日报君在后台收到一台读者求助—— 一名中国女留学生多次向校方求助,却遭遇校方不公平待遇,被学院一步步逼向死亡的边缘… 小编联系了当事人,并对事件进行了梳理(以下来自当事人口述) 小C 是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 Brown School 的一名研二学生 今年夏天,小C 被诊断为重度抑郁症,并进入急诊室住院五天 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小C 觉得治疗有了效果,调整好精神状态之后,她准备重返校园开始上课 (Brown School –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 虽然有好转,但是抑郁症却始终伴随着她 在学习中,小C 经历过多次抑郁症复发,并且已经完全影响到了她的正常生活和学习 在意识到自己的成绩会受到影响后,小C 开始寻求学校的帮助 她多次与学院的各种辅导员甚至系主任寻求学业上的帮助,希望能够退课,却一直被告知过了可以退课的日期,不能退还一分钱的学费 据小C 了解,退课日期大概为学期的前一两周,过了这个日期不仅不能退课,完不成的课程就会在成绩单上显示不及格,而其他学院却不是这样的 这一点让小C 非常痛苦 在患上抑郁症之前,小C 是一名非常努力上进的学生,成绩也特别好,只有一门课A- ,其他课程都是A,GPA高达3.95 “社会工作旨在维护正义 旨在通过社区参与和鼓动社会变革 来加强最弱势群体的声音和力量” (图源:Brown School 官网) 这学期患上了抑郁症后,因为身体经常不适且药物的副作用很大,严重的时候,小C 实在没有办法正常上课 即便小C 和学院解释了自己的苦衷,但是学院坚持要给她留下F的记录,这让她感到非常痛苦不能接受 “不可预料地生病了,难道是患者自己的错吗” 由于抑郁症不断加重,小C 曾多次产生自杀倾向;而对于小C 的情况,学院一直知情 小C 的精神科医生也多次和学院沟通,希望减小患者的课程压力 可学院不仅对此置之不理,在小C 向学校恳请退课的时候,学校仍然不同意,并坚持不能完成就给F 小C 认为,学院的政策对于期间因患病而不能完成课程的同学非常不公平,尤其是对受困于抑郁症的同学施加了更大的压力 学院却表明了这样的立场:不仅仅你有压力,所有学生都有压力,规定就是不能改 对于这样的结果,小C 准备再次尝试和学校好好谈一谈,这已经是她第四次寻求学校的帮助了 她找到学院的一个领导 这位老师非但没有给她任何缓和的余地,反而对小C 态度恶劣,指责她说:我早就让你休病假了,是你自己不休! 此前,小C 考虑过休病假,但早先小C 问过一个系主任,却被告知休病假也不能退还学费的规定顾虑到学费,小C 没有休假 后来学校领导却否认这一点,称小C 从没有申请休假,所以也不能退课 小C认为这位领导一直前后矛盾,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并且态度恶劣横加指责,甚至被告知:(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找领导谈了 面对如此结果,小C 心灰意冷 她难过地哭着对在场的学校领导说:“学院的做法对于生病的同学是不公平的,你们知道吗,你们在逼一个得了抑郁症的人去死(you are pushing a depressive student to die)……” 校领导看着她,边点头边说:“yes I am” 随后拒绝和她沟通,对于小C 的请求表示毫无任何商量的余地;把她赶出了办公室,并让她独自离开 在场的另一个系主任让她去看心理医生,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行动 在一个患有重度抑郁症的学生表达出自己的自杀倾向后,学校没有对她进行任何的干预,还对她说出了:yes,I am pushing a depressive student to die….. 离开办公室后,在求助无门的情况下,小C 想到了自杀 “我对brown school的做法极其愤怒并且失望,我不知道怎么做,我现在的情绪非常不好,我想我会自杀……” 在小C 非常危险的情况下,男朋友找到了她,并对她进行了一系列的自杀干预之后,她的情绪才逐渐稳定 小C难过的是——学校可以不给她任何的理解和帮助,也可以坚持不修改任何规定,但brown school 作为全美排名第一的社会工作学院,就是这样对待自己有重度抑郁症的学生吗 以为这位求助者就是没事找事、无病呻吟吗 小C不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自杀了,学校领导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有责任吗 听完她的倾诉,日报君心头沉重 而对小C 而言,她能否得到想要的“公道”,还需要时间给出答案 但是,抑郁症真不是部分人以为的为了刷存在感而故作矫情,也不是吃饱了撑的胡思乱想 它是一种疾病,可以夺人性命 对于留学生来说,学习的压力、语言文化的不畅、以及过于封闭的留学生小群体,都是抑郁症的温床 太宰治曾在《人间失格》中写道:“唯有尽力自持,方不致癫狂”,这像极了那些尽力在隐忍的抑郁症患者 日报君收到过很多后台留言,也看到很多表面微笑、在心底却藏着难过的留学生——   10月份,一名哥伦比亚大学的19岁华裔学生被发现死于学生公寓 据透露,宿舍的看门人发现这名少年在公共卫生间的门口晃来晃去,脖子上还围着一块布 死者是本科二年级学生,曾经是《哥伦比亚经济评论》的编辑,还是哥伦比亚跆拳道的成员 一名学生透露:“本周和下周是期中考试,而这件事发生在这期间,这或许是他们面临考试产生了巨大的压力”  (图源:路透社) 如此优秀的一名学生,却用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实在令人惋惜 面对一个抑郁症患者,你可以不理解,但是更请不要去伤害 如果你身边有抑郁症的朋友,我们可以做的也有很多——   如果他失去了寻找快乐的能力,那我们就想办法帮助他找回丢失的快乐   如果他喜欢逃避自己的问题,那我们就让他知道他不需要伪装,做你自己就好   如果他过于追求完美而总是沮丧,那我们就告诉他世界也是不完美的,但是这样不完美依然很好 而对于患有抑郁的同学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遇到问题不要自己一个人硬抗,所有事情都会有解决的办法,也都一定会越来越好   最后,借用日剧《悠长假期》里的一段台词,日报相对所有患有抑郁症或者开始有抑郁倾向的留学生们——   在自己什么都做不好的时候,就当是上天赐给的一个长假,不要勉强,不要焦躁,更不要无谓的努力,将身心付诸于自然,不久一定会好起来的   就当做是在我们疲惫于人生之时,上天所赐给的一段小小的闲暇吧 2018年是伤感的一年,这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