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100万悬赏疑凶 滴滴这么做违法吗?

发布时间:2017-09-05 04:19:27来源:未知点击:

滴滴于昨天(5月10日)晚8点左右发布的悬赏声明消失不见了 现在,滴滴官方微博的顶部消息是于5月6日发布的 有传闻称,“滴滴内部要求员工删除悬赏的朋友圈如果有朋友,既非内部员工转发了,也沟通删除下”“这是最新的PR和警方的通知” 5月10日,滴滴发表声明称:“我们真诚地和李女士的家人道歉,作为平台我们辜负了用户的信任,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晚上8点左右,滴滴发布“滴滴公司100万元寻找顺风车司机刘振华”的公告,附上了刘振华的身份证号、电话,以及他的照片 事件的原委不再赘述(可以通过虎嗅文章了解),本文想讨论的是,滴滴的做法是否合法 《环球时报》于今日(5月11日)发布了名为《滴滴的百万悬赏别再发了!》的文章,质疑了滴滴的做法,并列举了不妥之初 《环球时报》首先指出: 依据刑事诉讼法,只有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才能宣告某位公民有罪,其后才能依据刑法,以国家的名义,由法律赋予权力的国家机关剥夺他人权益限制他人自由因此,在法院宣告有罪之前,只能称呼可能犯罪的人为犯罪嫌疑人,并且只能限制他人权利和自由,而且只能由法律赋予权力的公安和司法机关依照法定的程序予以限制 对此,虎嗅咨询了沪江网法务总监、虎嗅作者林华,提出了“滴滴发布悬赏寻人的公告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问题,林华认为,“这不是一般的情况,是在滴滴和当事人有合作关系且有恶性刑事案件发生在先,我不认为悬赏有违法或不合道德的地方” 《环球时报》还指出: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故意杀人案是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因此该类型的犯罪,由公安机关进行侦查,再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 十三条以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五十六条,对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进行通缉、悬赏通告等是法律赋予公安机关的侦查权,其它企业、单位甚至个人,无权行使 自然人的行踪,毕竟是其个人信息,属于其人格权中的隐私权滴滴在无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以悬赏在手段鼓励网民向其提供他人的身份信息、行踪信息等,虽然出发点可能具有善意,但行为本质上也属于限制和剥夺他人权益的不法行为”这样的说法其实是不成立的 对于“越界”和“侵犯隐私权”的质疑,林华表达了否定的看法:“这里很简单的一个道理,悬赏并没有代替警方而是协助而已,就像朋友家人失踪也经常用悬赏,这不是什么扰乱法治的事” “换言之,悬赏也是警方常用手段,现在第三方替警方承担成本,这不应该有什么问题最紧要的是这件事对滴滴关系非常重大,于情于理可以接受刘振华已经是犯罪嫌疑人了,还不咸不淡地用自然人么 ” 《环球时报》认为,滴滴的做法可能带来两方面的负面影响: 第一,可能会起到打草惊蛇的作用,造成例如重大犯罪嫌疑人隐匿、偷渡脱逃、畏罪自杀回避正义的审判以及在共同犯罪的情况下,造成同案犯串供或者杀人灭口、毁灭证据等等后果; 第二,可能会引发不理性的民愤,给办案机关徒增不必要的压力,很可能由此造成侦查人员忽略其他合理可能性的后果由于过早以及在压力之下得出结论,导致出现冤案、错案也并非没有可能 林华表示:“我觉得《环球时报》的观点太宽泛了,并没有针对本案的具体情况这个案件,嫌犯和事实都很明确,任务很聚焦,不存在提前泄露侦查线索的可能” 他还补充道:“通常情况下并不主张在信息不明的情况下,民间自主解决刑事案件,但这个个案中事实和线索都是清晰的,基本可以直接排除其它可能我不认为用一个宽泛的公式去套一个具体明确的情况有多少意义” 至于滴滴悬赏公告“消失”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林华说道:“首先我不知道警方是否有过这样的意思表示;其次,政府先阻止、后求助民间例子多了” 对于滴滴的处理方式,林华并不觉得不妥他认为,本案件引发的思考应该聚焦于,“平台商业模式给我们固有思维和关系模式带来很大挑战,我们是否具备让社会更快更好发展的能力”他也认为,从用户的角度来看,